鯨魚(封面是我老公系列)

a團紅擔~sho哥哥總受萌~
真的好喜歡sho桑,喜歡到不行。
明明很在意對方,卻開不了口,只能遠看…不能碰觸。
國三狗快掛了…腦力每日耗盡…
考完我一定要來寫文…

八人成嵐!!!
愛拔拔是最棒的表哭!!!
sho哥哥的細節簡直太暖!
門把們都好暖暖暖!!
新的一年也要一直在一起!

願君莫成畫中人、

*三好中心
*因為看太多次第11集,心裡創傷消不掉。
*美到窒息阿,三奶奶QAQ
*我想你了三奶奶QAQ
*假設大家都不知道三好死了…
佐久間桑聽說戰死沙場?
*文筆爛,少女文風可能,ooc絕對有,刀注意,童顏組出場多。
棺內中空狀態、屍體不會腐化(設)

接受的孩子,
我們一起來往下!

—————我是萌萌噠的分隔島—————
“吶,你覺得歐菲麗亞是死的、還是活的?”
那句咒語般的言依舊環繞在腦中。

自從那天後,便再也沒看見他的蹤影。

這就是「D機關」,連行蹤都是「機密」,這就是「間諜」。
或許某天突然消失的人,某天又突然出現在身旁。

至少,他們都是那麼覺得。

但是,他們已經很多年沒看見那個身影、聽見他的聲音。
這其實不奇怪,
身為「間諜」,在外10年、20年都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甚至有可能就葬身他鄉。

可是,這不像他的作風。

他是結城老師最優秀的學生。
這些任務他都可以很快完成。

但是這次,他花了3年整。
至今3年整。

“那個傢伙竟然花了這麼久的時間阿。”
某天,就如平常的夜晚,所有人聚在餐廳裡,依舊玩著「joker game」。
“是阿,這可真是難得呢。”實井看著手中的牌,漫不經心的說。
“那傢伙不在,我大概就不會輸的太慘。不過阿,沒有他在也很無趣呢。”神永吸 了口煙。

叩啦——
“…”門開了,來人是——結城(粑粑)
“我有事要告訴你們。”
“…”
“你們想不想…再見到三好。”結城的帽子拉的很低,令人看不清其表情。

“蛤?”最先發出疑問的是波多野。
“老師你在說什麼?那傢伙不是在「出差」嗎?”
“是阿。是在「出差」,不過其實已經可以「回來」了。”結城說。
“那為什麼不回來呢?”田崎開口,對於此話他覺得很奇怪。
“因為他無法獨自回來。”
“無法獨自回來的意思…”實井腦中迅速的飛過一些情報,「無法獨自回來」,只有無法行動的時候吧。
無法行動——
“難道…”所有人像是意識到了什麼般,只是微微瞪大了眼。
“看來你們都知道了。如果要去,只能三個。記得好好帶回來阿。”我那優秀的孩子呦。
最後最後的一句,當然結城沒有說出來。

待結城走後,
是一片靜默、
沒有人開口、

“…三人,用撲克來決定吧。同意嗎?”田崎拿起那副,只有一張鬼牌的卡組。
“同意。”

——德國、柏林。
“先生說他就在附近。”
柏林現正雪季。
雖是雪季,卻也只是下這細雪的季節罷了。
最終勝利的三人,
分別是:實井、波多野、田崎。
這或許是很強的組合,大家都是抱著同樣的心情來到這個地方。

“就是這裡嗎?”
“恩,真木 克彥。”
“這個。”田崎站在「真木」的墓前。
“要挖出來對吧。”波多野問。
“放心,現在沒有監視,我也和神父說過了。”田崎說。
“恩,那我挖了。”實井和波多野拿起鏟子,開挖。
終於挖好了後…
“哼…我開囉。”田崎打開棺。

棺內躺的是美到令人窒息的屍體——
三好。
嘴旁似有若無的笑。
不知他死前是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的。
本來白皙的皮膚,在死後更顯得蒼白。
——毫無血色。
對於男人來說,那過於紅艷的唇,如今也變得蒼白不堪,更顯主人的無力。
死因貌似是遭鋼筋刺穿身體失血過多死亡。
那嬌小的身軀那時是承受著什麼重量。
領口的血跡,是任務完成的證明。

“歐菲麗亞——”實井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
其實那天,他有聽到,三好和神永的對話。

“我們回去吧。三好。”三人對著裡面已經不會回答的人說。

回到了日本。
全員一同埋葬的三好。
當然喪禮是秘密的進行。
只有他們知道。

在喪禮的最後,
每人都為三好獻上了花束。

“……”沒有人說話。
誰都開不了口。
那個驕傲的三好,
最怪物的三好,
其實面具下的比誰都脆弱的三好。

“再見。”

“願君莫成畫中人、”
實井在最後的最後如此說道。

“願與君來生再遇。”
波多野說了最終句。

來生再見,三好。

——不見不散。

END.

「今天的安倍先生有點奇怪…」

*啊啊啊~蘆安哦!蘆安!蘆安!
*安倍先生真的是帥炸天~~~
*我男票(蘆/立:蛤?是我的吧?)
*最新一集延續~文筆爛~
*蘆屋視角。
*R15…?

——接受往下——
在這風和日麗的早晨~
美麗的學校~
青春的校園~
揮灑歲月的地方~依舊如此和平~

才怪。

自從隱世回來後安被先生就一直怪怪的,
這種情況今天更是明顯。
“安倍先……生?”
中午時,本來想邀請安倍先生一起吃午餐,
但是一轉頭,人就不見了。
沒錯,不見了。
問伏見他們,他們只是表示:安倍君臉色蒼白的走出去了哦~
正如上述,安倍先生奇怪的地方在於,
最近他一直迴避我!!!
就算我再幼童(?)也不能這樣阿!
好,重點不是這。
重點是,最近安倍先生一直躲我。
為什麼?
問物怪庵,他也不清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煩躁啊啊啊啊啊!
安倍先生、
安倍、
伊月、
——晴齋
好想要觸碰你,
好想要抱著你。
就算只是在你身旁,也沒關係。
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話說阿,現在不是文藝青年的時候。
該去找安倍先生了。
是說伏見說安倍先生臉色蒼白?
是吧…?
蒼白!?
啊啊啊啊!那個人!
鐵定又沒吃飯沒睡飽生活作息不正常了!
這種時候不吃給我飯跑去哪裡!?
天台吧!好!絕對是!
一路衝到天台上,
果然發現躺在那裡的安倍先生。
“安!倍!先生!!!!!!!”看到人,我馬上撲過去!
“蘆屋!?”顯然是被我嚇到。
我把安倍先生壓在身下,他曾一度想掙扎,卻被我的手握的緊緊的。

牙敗…
有種興奮感。

不不不。
“安倍先生!”
“什麼啦!你先起來啦!”安倍先生努力的掙扎。
啊啊,好可愛~
“先解釋一下!”
“解釋什麼?”
“你為什麼在躲我?”
“…沒什麼…”安倍先生把頭轉過去。
“沒甚麼…嗎?”
“誒?”看著我,安倍先生露出了有點恐懼的表情。
“真的沒什麼阿……晴齋。”
“蘆…屋?”安倍先生的這種表情,真是令人 欲 罷不能阿…
“晴齋不可以呦…對我不可以有秘密~必須全~部都告訴我才行哦…因為…”
“蘆…唔!”我逼近安倍先生的唇,直接吻 上。
不是溫柔的,粗 暴的舌頭在安倍先生的口中肆意 掠 奪,不留一點氧氣,安倍先生因缺氧而臉 紅的表情,啊啊,太棒了。吞 吐 不及的唾 液 從安倍先生的嘴旁流 下,無法動彈卻努力掙扎的雙手,因畏懼而顫抖的身體…啊啊~安倍先生,果然太棒了~
“…恩…呼哈…哈…蘆…屋…”依依不捨的放開令人留念的嘴唇,安倍先生現在的模樣真是不堪,一副   發    情    的樣子。
外套毛衣稍微有點脫落,嘴旁的晶瑩是剛剛的動作的象徵,發 紅的臉,濕潤的眼。
真是…猶如小動物一樣阿…
“安倍先生告訴我。為什麼躲我呢?”粗 魯的抬起安倍先生的下巴,逼他仰視我。
安倍先生的眼裡,盡是害怕呢。
“…唔…沒…”
“如果不說實話,可就不止這樣了哦~”把手伸進安倍先生襯衫內,纖 細的 腰 用一隻手便可環抱。
“咦…!蘆…屋…!”小貓生氣了?
“說吧,安倍先生,如果不說…我要繼續囉。”慢慢把手伸向安倍先生稚嫩的果實。
“唔恩!”因為稍微有點碰到了,惹的安倍先生一陣顫抖。
“安倍先生其實很想繼續對吧…?”
“不…恩阿…我沒…!”繼續  蹂   躪  那軟軟的果實,安倍先生其實很喜歡這裡吧?
“那…要說了嗎?”
“唔…我…立法…(說立法在離開前說的話)…懂了嗎?”我停下了手,
啊啊,原來如此。
“我知道了,抱歉呢,安倍先生。不過,我還是想讓安倍先生知道,我不會隨便對其他人做這種事,只有安倍先生…”執起安倍先生白皙的手,在上面輕輕吻了一下。
“咦!?阿…蘆屋!”安倍先生臉紅了、真可愛。
“那…安倍先生願意嗎?”
“…唔…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就勉為其難的答應你吧。”傲嬌…?答應了?
“安倍先生…晴齋!最喜歡你了!”我撲上去抱緊安倍先生。
晴齋真的好可愛!!!
“……阿咧?晴齋…?”
“不要說!”
晴齋害羞的拉緊我的衣服。
“難道…晴齋因為剛剛那個…”
“才…才沒有!只是因為…你太突然了…所以…!”
安倍先生語無倫次的說著。
“…晴齋~我們繼續?”
“…唔…”安倍先生把頭埋進我的肩膀。

這是默認…?

嘛,早上的課,

——放棄吧。

END.

沒有後續Www
這個需要大家的腦~~Ww
給過吧給過!_(:з」∠)_

嗚嗚啊啊啊啊啊~
我本來以為行政跟前兩個一樣是帥比!
結果給我來個混混是怎樣阿W
而且還是反派!(?
放開我的安倍先生、!
安倍先生帥的不要不要的!
蘆屋天使最後的眼神還真是…!
快點黑化吧!快點黑化吧!
司法也很可愛呢…

然後…默默一句…

































快點漢化吧…(小聲)

「隱世的上司真是無理取鬧」

*蘆安哦!蘆安!蘆安!
*微立法x安倍
*蘆(雙箭頭)安/立(右單箭頭)安
*因為不知道立法桑x晴齋的西皮名所以乾脆都打了
*文筆爛,接受往下

——正文開始——

“恩…蘆屋。”
剛工作完回來後,安倍突然喚了蘆屋。
“是?”蘆屋不明所以的看著安倍。
“我去一趟隱世。”
“藥又沒了嗎?”
“不,立法貌似有事找我啊。”安倍用手指了指物怪庵的掛軸。
上面寫著「伊月~立法大人有事找你~請你在工作回來後去他那裡一趟哦。(•ω•)」
“哦。安倍先生要自己去嘛?”蘆屋看著開啟小小欗(?)口的安倍先生不禁有點擔心。
才剛回來又要去嗎?……這個人的上司如果在現世應該會被檢舉……(虐 待 下 屬)
“恩,你應該也累了吧?回去休息吧。明天還有工作。”
“等等!我也去!”在安倍(爬)進去關門前,蘆屋瞬間躦了過去。
“啊啊,真是。”安倍不耐煩的走在蘆屋前面。
“因為怕安倍先生中途又爆睡,畢竟今天已經開了一次隱世之門了嘛。”蘆屋無奈的搔了搔頭。
到了蠑螈池——
“打擾了,立法大人,庵主與其奉公人已前來。”
兩人跟隨著立法的奉公人來到了其主辦公處(?
“呦——伊月~”當事人正悠悠的坐在位置上抽著煙斗。
“所以,你找我有事嘛?”安倍非常煩躁的看著聽說是三權之一的立法。
“啊啊~沒什麼,只是又要你幫我一下了~這些今天都要做完呢~可是只有我不太行阿~”立法指著滿屋子的公文。
“怯…鐵定又是你每天晚上都去飲酒作樂然後完全忘記這些工作了吧。”肯定句。
“誒嘿~☆”
“誒嘿你妹!”
“伊月,這是法律。”立法以最認真的臉說著賴皮的話,實在不搭阿………
“…我知道了。蘆屋,這不算工作,你在一旁看著就好…”安倍用一臉「世界再見」的模樣拿起公文和筆開始寫。
“誒?不用我幫忙嘛?”蘆屋著急的說。
“啊啊,這是我的事。”
“那蘆屋君可以去隔壁房休息一下。”立法說。
“誒…但是…”蘆屋看向快掛了的安倍。
“去吧…”
“恩…安倍先生請加油。保重。”

“吶~伊月~我好無聊。”立法趁蘆屋走後,蹭到安倍旁邊。
“給我去工作。”
“不要~伊月當我的枕頭吧~我要睡覺~”立法從後面摟住安倍的腰,然後將臉埋在安倍的肩膀。
“…立法,工作。”
“好香…伊月身上的味道…淡淡的花香…是什麼…?”
“…”
之後便無人再出聲,立法也是,大概是睡去了吧。
安倍也只是繼續手上的動作。
當夜幕低垂,繁星高掛。
安倍嘆口氣。
“終於完了。立法,喂。”安倍動了動僵硬的肩膀與身子,試著叫醒罪魁禍首。
“……”罪魁禍首立法依舊是睡的不省人事。
“算了。”安倍儘量放輕動作,把自己腰上的手移開,再把肩上的頭輕輕移到地上,順便幫睡著的人蓋上自己身上的外衣。
拉開門,走向隔壁房間。
“蘆屋。”
“安倍先生?”
安倍看到蘆屋看著窗外發呆。
蘆屋一看到是安倍眼神又再次閃爍起來。
“走吧。”安倍笑了笑。
“恩!”蘆屋牽起安倍的手。
“你在幹嘛…”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要牽一下安倍先生的手,畢竟我還是五歲小孩嘛!”
“承認了?”
“誒嘿~只有現在、”蘆屋牽安倍的手走向回家的路。
安倍想想。嘛,算了,一次罷。
走著走著,安倍有點睏了,便閉上眼,將自己託付給前面牽自己手的人。
蘆屋當然也意識到自己身後的人累了,也握緊那隻手,以免身後的人兒摔倒。
安倍的手很細,如同精致娃娃般,白皙看似脆弱,其實也軟軟的很好摸。
累壞的安倍不會意識到前面的人手的力道增加,當然更不會知道前面的人的表情。
既得意又有一種得逞的感覺。
其實剛剛,蘆屋有看到立法抱著安倍睡著的場面,手不自覺的握緊了,心裡的感到不是滋味。
我不會輕易的把晴齋拱手讓人呢。
立法大人。
晴齋只能是我的。

END.

好混亂www

「日服」
終於當一回歐洲人!!!
凜月啊啊啊啊啊啊~~~
本來想說~無聊抽~
吾輩的凜月啊啊啊啊啊啊啊!(淚奔)
(覺得陣亡

「芦安」庵主与奉公人的日常

*是蘆安哦、蘆安、蘆安!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我就不信沒人吃這對!
*警告:文筆爛,斟酌食用(?)
*我就是來拉郎!
*時間是日暮時分,地點是學校天台。
*可能含劇透!

能接受的孩衹們……
請往下…
——正文——
“…好睏。”再一次的把妖怪們送回隱世後,安倍喊出每天必喊的話。
“是是~安倍先生。”正在與毛茸茸深情對望的蘆屋隨口應付安倍的話。
“我要睡了…”
當安倍說完這句話,蘆屋好像聽到什麼不得了的聲音…
好像是東西掉下去的聲音。
不安的蘆屋往後一看,
果然,安倍又直接倒下去睡了。
“等等阿!安倍先生!不可以這樣睡!會感冒!”蘆屋連忙把快要睡著的人醒。
“…唔…不要。”像小孩子一樣的安倍,只是再度躺下去睡。
“啊啊啊!安倍先生!”
………………
沒有任何回答。
“……唉、”面對每天都要上演的喜劇片,蘆屋只能感到無奈再無奈。
蘆屋小心翼翼的,把安倍的頭抬起來,躺在自己的腿上,再用自己的外套蓋住安倍。
“…”蘆屋望著夕陽。
毛茸茸跳上安倍的身上。
之後便呼嚕呼嚕的睡著了。
“或許…這樣的日常我已經習慣了?”
習慣了這樣的日常,看不見的那段時間反而覺得渾身不對勁。
“…唔!?”
突然有一道強勁的風吹來,這道風令蘆屋不得不閉眼。
待風稍微弱一點後,蘆屋睜開了眼。
看了眼在自己腿上睡的超安穩的安倍。
“…或許自己現在沒有這個人就不行——”
誒?這是什麼?
蘆屋對自己為什麼會有這個想法感到疑問。
不過的確,
如果沒有這個人在身邊,
我可能還在那個無趣的日常裡。

“謝謝——”

風再度吹起,
這句感謝的話語隱沒在風中,
黑髮的少年低下頭,
輕吻黃髮少年。

待風結束,
黑髮少年抬頭,
幸福的看著黃髮少年的臉龐。

這是一個,
關於他們非日常的日常。

——END.

第一次寫這兩隻W
毛茸茸超可愛的~
為了安倍先生所以我鐵定追這部!( • ̀ω•́  )
物怪庵萌神~
蘆屋黑化很攻W(?

原創人物~疾走番外人設~

名字:藤原 璃雪
性別:純正的男孩衹…
體重、身高:57kg、189cm
年齡:17歲!
樣貌:頭毛是深墨色及肩髮,瞳色跟尊一樣湛藍的藍色!某種意義上是神的境界?
性格:大概是隱腹黑抖S
癖好:啊啊…腿控手控蛋控
喜好:除了蛋還是蛋
討厭的東西:下品的手、腿(超現實)
技能:其實料理很強
喜歡的人:姐姐、蛋、尊、(現在多了一個)月!
家人:姐姐,尊(?)
背景:(某篇故事有提到的說)父母雙亡,被尊的父母收留,之後轉交給我。
弱點:(為了因應夜君要求)沒有蛋的日子,怕癢。
隱藏秘密:假日頹廢七部曲(電腦電視手機電風扇冷氣吃飯睡覺)可是一定要出門跑3小時,甚至連飯都可以放棄,(當然一定要蛋)。
位置:全能!(社長)
學校:花京院高校,3年A班。

扇 冥音(雙胞胎哥)
學校:方南學園,2年B班
個性:活潑開朗,認生,超喜歡疾走!
秘密:其實是個弟控,但本人完全沒自覺,而且超寵弟弟,佔有慾嚴重。
位置:都可,不過個人喜歡跑中間、
外貌:純正金髮碧瞳(不過本人表示自己不是外國人)
身高:176cm
體重:56.7kg

扇 冥翼(雙胞胎弟)
學校:跟哥哥一樣。
個性:安靜,沈默寡言,容易害羞,怕生,喜歡疾走的原因是哥哥。
秘密:兄控,喜歡跟著哥哥,最喜歡哥哥,傲嬌(?)
位置:哥哥的上一棒都好。(喜歡跟哥哥接力的感覺,他本人表示:因為哥哥絕對會贏,所以我相信他)
外貌:純正金髮碧瞳(……)
身高:173.9cm
體重:53kg

以下花京院介紹,璃的夥伴、

鹿島 凜:(腹黑!?)
外貌:黑髮黑瞳。

泉山 利英:(天然、裸「上」體控、會黑化哦「限定怜翎」)
外貌:咖啡偏金髮,黛瞳。

朔玥 瀾:(病態愛~~深深愛著凜~)
外貌:黑偏灰髮,碧藍瞳。

岸葦 怜欣:(雙重人格、表/怜忻(溫柔)、裡/怜翎(幸災樂禍、惡趣味)
外貌:紅偏黑髮,戴黑框眼鏡、深綠瞳。

「璃:可是阿…瀾…你是受吧?
瀾:囉唆~♥宰了你哦~社長~
璃:唉?那就試試看阿~~~(黑化)
凜:瀾。過來。(拉過)
利英:哈哈~社長你們還是老樣子~
怜忻:英…
利英:怎麼了嘛~?忻?
怜忻:不…沒有…只是,你要好好穿上衣服哦…(遞衣服)
利英:啊啊哦~~謝謝~(穿上)哈啾!
怜翎:蛤阿?你這混蛋又不穿衣服了?哈哈哈,活該~~~(邪笑)
利英:恩?翎~?果然欠調教…(黑化)
我:果然璃的朋友都很奇怪呢~
全員(除了璃):蛤阿?(瞪)
我:小鬼們,欠調教嗎?(回瞪,笑)
璃:對不起姐姐!!!
全員:大姐頭原諒!!!
(觀眾:這時神馬設定啊啊啊?)」

贊助商:錦羽 黎玥(鯨魚的眾人未知之名)
教練:藤原 錦羽(鯨魚的眾人所知之名)

指揮:日本名“華御院 伊嵐”(本名“坎利亞•華御院•希•伊嵐)
璃雪的老朋友,遠從美國來,不過此事沒有告訴璃雪。突然有天,他來找我說「我想要當小璃的指揮」,果然現在的年輕人都超愛嚇人…
外貌:橘髮紅瞳、

(以上資料更新2016/4/24、21:34)

璃原、雪景


陸尊~
*這是周更最後一篇~
*由於完結,所以以後依梗、腦力更新,簡單來說就是不定期(被打)
*這次有原創人物呦!是一個喜歡尊的………男孩衹,不要懷疑,就是男孩衹。
可以接受的話~以下~

——正文開始——
今天,方南疾走部發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就是。。。
尊。。。
沒有心情跑步了!!!
天知道這多恐怖!!!
不是生病、!
不是受傷、!
“喂…藤原你到底…怎麼了…”眾人看著縮在沙發上的那一坨黑色生物,不禁感到無言。
“…”沒有回應。
“喂…喂…藤原…”眾人三條線…x10
“不…沒什麼…請大家別管我了…請去練習吧…”藤原有氣無力的說。
“很奇怪對吧…今天的藤原…”希斯抬頭問大家。
眾人點頭,然後全部看向八神。
“阿?怎麼了?”八神慌張的看著大家。
“就你了八神,去吧!”眾人把八神推到沙發上那一坨生物的旁邊。
“哦…喂…喂…尊?你怎麼了——”八神把手放在柔軟的黑髮上摸摸。
好舒服好軟…這是八神的想法。
“…陸…其實有些事難以啟齒…實在太…恐怖了…”藤原坐了起來與大家對視。
“能讓藤原感到恐怖的東西…那是多恐怖…”眾人汗顏。
“那是…”
“尊~~”藤原的話尚未說完,門外就有一個聲音打斷他。
“…請告訴他我不在!”藤原臉色鐵青的躲到櫃子與門之間的角落,縱使那個角落很小…但藤原還是躲的進去。
眾人一致認為…「顫抖的黑色貓咪…?」
碰———
可憐的門被踹開。
門外出現一個差不多180cm的男孩,男孩的黑色頭髮整齊的束在腦後,還有一雙湛藍的眼睛……湛藍的眼睛烏黑的頭髮?跟某人好像…?
是誰呢…?
阿、藤原!!!
“尊~~~誒?尊呢?”環視裡面一圈後,沒有看到朝思暮想的身影,不禁失落。
“藤原目前不在。你是誰?”希斯站出來與他對視。
“阿…我忘記介紹了~我是尊的表哥~藤原 璃雪~請多指教。”成熟的臉龐露出了微笑,令人不禁臉紅的微笑。
“你找尊有什麼事?”八神在一旁敵視著璃雪。
“我要找尊什麼事阿…?我當然是要~帶他走阿~”璃雪一瞬間露出了邪惡的笑。
門後的尊抖了一下。
“帶他走…?”眾人疑。
“是阿~我要帶他去美國。因為叔叔和阿姨可能因為工作的因素不能待在日本,所以我要,帶他走。”璃雪依舊只是微笑著。
“…才沒有…”門後的藤原終於忍不住出聲。
“呀咧?尊在這裡阿~”璃雪走向門後。
“不要…才不要…”尊臉色慘白的看著他。
“不行呢~尊這樣不乖哦~”璃雪蹲下與尊平視。
“唔!”尊往後退,但是猛然發現後面已是牆壁。
“吶~尊…跟哥哥走吧…哥哥很愛你呢…”璃雪準備把手伸向藤原的臉時,突然被抓住。
“尊不是說不要了嗎!”八神對著璃雪吼,他不忍心看著如此脆弱的藤原。
“的確,藤原的確說了不要,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我們不歡迎你,請離開。”久我對著璃雪說。
“…哼,好吧。尊。我等你哦~”璃雪說完,便甩開八神的手離開。
“唔…不要…我不要離開這裡…”藤原把頭埋在雙膝裡,肩膀輕輕顫抖。
“…”眾人知道要給他靜一靜便走了出去,留下八神與藤原。
“尊…”八神輕輕抱住正在抽泣的人兒。
此時他突然覺得,平常犀利的他,原來是如此的脆弱又嬌小,偏低的體溫,白皙的臉龐,微微顫抖的小巧肩膀,一切都是那麼的忍人憐愛。
“嗚…我不要…好不容易才能和你們一起…跑。我不要離開。想要一直很你在一起…”藤原抱緊八神的腰。
“尊…別擔心…會一直在一起的。”八神反抱緊藤原。
“恩…我喜歡你…陸。”藤原悶悶的在八神的懷裡說。
“我也是哦…尊。要一直在一起哦…”八神微微的笑了,慢慢撫著藤原的頭。
“恩…”藤原直接埋在八神的肩膀,睡著。
“看來是累了…暫時這樣也不賴…”八神想。

外面——
“看來他們兩個終於說了…”希斯嘆口氣。
“是阿…”久我微笑。
“不過藤原的哥哥真的要把他帶走嗎?”小日向疑問。
“當然不是吶。”一個聲音突然在後面響起,使三人嚇一跳。
“唔哇…嚇到了…璃雪…?你怎麼還在…”三人問。
“來說清楚事實阿~幫我跟小尊說句話~———,然後,其實我一開始是要帶他走沒錯啦~可是阿~我是為了他們兩個呢!那麼我也該走了,回去美國,期待下次一起疾走~”璃雪說完便離開了。

——留下茫然的三人。

太好了,尊,你終於說了。祝福你們,期待再相見的那一日。希望你們能幸福。

END——

璃雪哥哥萌萌噠!
大好人!
其實璃雪哥哥也是跑者呦~很厲害的跑者~

校園驚魂夜——真相


陸尊~
*嗚嗚第二篇!
*等吾輩看完最後一集第三篇就會出爐了!
*等吾輩吧!!!
*這次依舊歡脫~繼~~
——正文開始——
“所以說…你們兩個怎麼睡在這裡阿…?”假日的一大早,希斯就(審問)昨夜睡在部室的兩人。
“呃…因為…”八神對昨天的事還是感到毛毛的。
“因為昨天晚上我們在走廊上聽到女人的叫聲。”藤原直接說出昨晚的經過,完全不會害臊。
“女人的叫聲…?”希斯低下頭想。
“早~”過不久,小日向來了,身後跟著的是久我。
“早。”久我說。
“學長們早阿~”八神精神滿滿的打招呼,好似剛剛的恐懼都是…假的。
“早。”藤原跟希斯依舊在想著尖叫聲的事情。
“怎麼了?想什麼那麼認真?”小日向坐在希斯旁邊,久我則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嗯…應該是那個吧…?”像是得出什麼結論的希斯,抬頭。
“什麼?”眾人疑問。
“就是那個阿,「方南學園……」”
“夜晚廁所傳出的奇怪聲音事故。”久我學長在一旁補充。
(為什麼那麼長…)這是藤原和八神的內心。
“那是什麼阿?”小日向一臉疑問。
“阿對了,小日向是二年級吧?所以不知道是正常的、”希斯說。
“那是一個…我們一年級時的事情…”久我娓娓道來。
“那時的我跟恭介、巴,在操場上練習…”希斯沉著臉。
“當我們要回部室時,才突然注意到…原來學校裡面已經什麼人都沒有了…一片黑暗。”久我。
“幾乎只剩下一些燈光在照著,偏偏回到部室的那條走廊…”希斯。
“是完全黑暗。”久我。
“當我們要走進去時…我們聽到了一個聲音…”希斯。
“阿…阿…聲音越來越近。”久我。
“阿!…阿!!…阿!!!聲音到了我們的面前…”希斯。
“唔…”三人吞口水。
“我們幾乎是聽到後便臉色慘白的衝回部室,之後我們便在部室睡上一晚。”久我。
“我們始終不曉得…”希斯。
“那個聲音的由來…”久我。
“唔——!所以…我們遇到了跟學長一樣的事情…?”八神臉色白的跟紙一樣。
“……”藤原的臉簡直比紙更白。
“所以…你們就這樣隱瞞了3年…?”小日向無言+(臉色不太好)的說。
“是…我們始終…”希斯。
“沒有弄清楚…”久我。
“那個聲音。”兩人。
“唔哇哇!!!”三人抱在一起大叫。
“所以以後勸你們晚上別自己留在學校。”希斯突然回復爽朗的微笑。
“否則連我們都不知道會怎麼樣呢。”久我微微的笑。
(為何一個如此恐怖的東西你們能夠講的如此輕鬆!?!)三人的內心是凌亂的。
“好了好了~開始練習吧!”
“是!”

傍晚時分~
藤原和八神忘記剛剛久我他們說的事情又再度的留下…
突然,跑到一半,八神才想起來,學長說的那些故事。
“…喂…藤原…”
“怎麼了?”
“現在你…要回部室嗎…?”
“是阿、怎麼………………”突然想起什麼的藤原,沈默。
沈默…
沈默…
“怎麼辦…”八神問。
“再衝一次…?”藤原呆呆的歪頭。
“好…”說實話,八神的恐懼有99%都被藤原的歪頭殺萌化了。
就醬~兩人手牽手回到部室。
而且一路上都緊緊握著,沒有放開…其實是不敢放開。
兩人平安的回到部室…
“呼…根本沒事嘛…”八神鬆口氣。
“是阿…”藤原也是。

這時……
(阿…)
聲音又來了。
“喂喂…藤原…”
“我們什麼都沒有…聽到…”藤原的臉變得比紙更白了。
“那麼…我們今天還是過夜如何?”
“正合我意。。。”
之後兩人便把部室的門鎖上!然後躺上沙發!
緊緊抱在一起!
半夜。。。
“唔…”八神迷迷糊糊的醒來。
他看著身旁的藤原的睡臉,白皙的臉龐,長長的睫毛輕顫。
果然很美…八神如此想。
想著想著,便在藤原的嘴唇上烙下一吻。
好冰,但是很柔軟呢…
尊…想要一輩子和你在一起…不論發生什麼。
八神緊抱著比自己體溫更低的人兒,想把溫柔傳遞給他。
就這樣…沉沉睡去。

兩人的笑臉在月光的映照下更加耀眼。
金髮的人緊抱黑髮的小小身軀。
那聲音的由來,
或許真的是幽靈,
但是其實根本不恐怖。

一個白色的身影坐在床邊,看著兩人幸福的睡臉。

“果然…這兩個孩子看起來很幸福呢。”說完,床邊溫柔的笑臉隨著風吹一起消失。

下次再見囉,陸、尊。

期望再見時,你們還是很幸福,不,一定要比現在更加幸福哦!說定了!

END——